梦游君君君

心上人永远年轻

【书评】老人与海‖自然,自尊

牧来:

可惜由着习惯,在阅读过《老人与海》的原著前首先看过了吴劳先生的序,于是提笔之际脑中未免多少有些属于吴劳先生所先种下的思想。


但是若是真正直言,我其实并未从这短短几万字的小说中领会到书评里所赞扬的所谓英雄主义、所谓与上帝的连接云云。一定是我功力仍不够啊。


在我的眼中,老人不过是一个受到自然力量的感召的,骄傲的普通人。


是的,这本书让我看到最多的,便是属于自然不可抗拒的力量和属于人类的渺小——作为自然主义者的我大概每每看到关于海、天、林的描写都只会这么联想。


看看吧。



“他每想到海洋,老是称呼她为la mar,这是人们对海洋抱着好感时用西班牙语对她的称呼。


……


他们提起她时,拿她当做一个竞争者或一个去处,甚至当做一个敌人。可是这老人总是拿海洋当做女性,她给人或者不愿给人莫大的恩惠,如果她干出了任性或缺德的事儿来,那是因为她由不得自己。”



海洋被赋予了生命,她不仅仅会是一个由各种无机物以及某些有机体组成的巨大的混合体,她是一个个体,属于地球和她自己的生活,就像月球不仅仅是月球,她是月娘一般。老人是对的,海洋给人或者不愿给人莫大的恩惠全凭她自己,我们只是在和她一次次地做着谈判,由着她妥协,让我们所有的钢筋水泥浸入她的怀中予舍予求。但别忘了,只要她愿意,她同样可以带走一切。


如果海明威先生对自然的描写倒就此结束的话,我倒觉得并不透彻了。但随后捕起那条鱼时对那条鱼的描写,让我觉得我看到了来自于大自然的使者,向着我们真正真切地展示着自然的美。



“它不停地往上冒,水从它身上向两边直泻。它在阳光里亮光光的,脑袋和背部呈深紫色,两侧的条纹在阳光里显得宽阔,带着淡紫色。它的长嘴像棒球棒那样长,逐渐变细,像一把轻剑,它把全身从头到尾都露出水面,然后像潜水员般滑溜地又钻进水里去。”



这条大马哈鱼很美,这同样是圣地亚哥和海明威的共同想法,海明威花了极大比重的描写把这条鱼神化,象征化,而我觉得他更是借着大马哈鱼向我们突出人工不可制造的自然造物。这也正是圣地亚哥最终将他捕获时的成就感来源:他征服了自然的造物。


征服这样的东西需要代价,包括肉体、包括精神、包括鲨鱼。


近乎残忍的自然啊,圣地亚哥作为人类的缩影,得到了来自以上的报复,这与我们直到70年代才正式造出的一个词“环境危机”多么相像,这与那片寂静春天里的患病死去的人类极其相像。成就伟大,代价惨重。


这是我个人引申出的反思。很多人曾经对我的过分环保嗤之以鼻,但我只不过借着这些一本又一本的与自然有关的名著更加加深了这个概念:我们若不醒悟,终究会被自然反噬。


第二个小方面是关于骄傲与自尊。


曹操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圣地亚哥迟暮,壮心已逝,是自尊支撑着他。


曾经掰手腕冠军的荣光,曾经最棒的渔夫,与他接连87天未能有所收获的鲜明对比,以及在男孩面前维持着自己那点可怜形象的欲望,驱使着他向着未知航行,向着自然挑战。从广袤宇宙而言,这不过是一个生物渺小的力量,对于我们的内心而言,这是能够使一切产生奇迹的力量。


没有什么是神,老人不是受难基督,他是心存骄傲的渔夫。


这足够让他在捕鱼之后得到解脱,哪怕最终没能够逃脱鲨鱼这一代价,他还是向自己交出了完美答卷,他重新梦见那些从属于力量的狮子。


平凡,而动人。



“男孩看见老人在喘气,跟着看见老人的那双手,就哭起来了。他悄没声儿地走出来,去拿点咖啡,一路上边走边哭。”



男孩最后哭了三次。这不是由悲哀引起的哭泣,而是被震慑到的,夹着残存同情和对自尊力量敬畏的哭泣,这眼泪是老人自身胜利的附属物。



“‘它们把我打垮了,马诺林,’他说。‘它们确实把我打垮了。’


‘它没有把你打垮。那条鱼可没有。’”



一切都不能打垮自尊。


即便是自然也不能。



评论

热度(20)

  1. 梦游君君君牧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