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君君君

心上人永远年轻

欧阳修的兔子

望春花:

笑得捶地


镜:



《欧阳修全集》








才发现欧阳修养过一只兔子。




最早提到这只兔是在至和二年(1055),当年他写了一首诗《白兔》:







天冥冥,云濛濛,白兔捣药姮娥宫。




玉关金锁夜不闭,窜入滁山千万重。




滁泉清甘泻大壑,滁草软翠摇轻风。




渴饮泉,困栖草,滁人遇之丰山道。




网罗百计偶得之,千里持为翰林宝。




……







之前欧阳修曾经被谪为滁州太守,写了那篇著名的“环滁皆山也”。看来这只兔是在滁州的山林中被抓到的,当地的友人或者父老看着可爱,千里迢迢送来京城给他。




欧阳修给这兔子弄了个超豪华的兔笼,“珠箔花笼玉为食”;还邀了一大群朋友来喝酒赏……兔,“主人邀客醉笼下”。




估计兔兔很不爽。




查了查《宋史·五行志》,白兔居然到了宋代还是祥瑞(再查查发现,到了明代还是祥瑞,默默)。白鹿白虎之类的我能理解,白兔……很少见吗?







熙宁元年九月,抚州获白兔。十二月,岚州获白鹿。四年九月,庐州获白兔。政和五年十二月,安化军获白兔。六月,泰州军获白兔。七年十月,达州获白兔。……







顺手往下翻,被下一段笑死了。







宣和七年秋,有狐由艮岳直入禁中,据御榻而坐。诏毁狐王庙。







好有画面感……艮岳是宋徽宗修的宫苑,宣和四年竣工。这个狐狸简直太萌,捶地。




好了说回兔子,因为是欧阳修的兔子嘛,当时的一群文人都给兔兔写了诗。




苏洵《欧阳永叔白兔》:“贵人织筠笼,驯扰渐可抱。谁知山林宽,穴处颇自好。”苏老泉很正经,觉得无论怎样,兔子还是在山野里更快活。




韩维《赋永叔白兔》,他的脑洞太发散了,从兔子一直说到了庄子齐物之论,不引了。




刘攽《古诗咏欧阳永叔家白兔》:“清江怆神龟,大野伤麒麟。刳肠折足不免患,智若三穴方全身。”都是祥瑞,神龟已死三千岁,孔子绝笔于获麟,打了很多洞,得以全身避祸的兔子还是幸运的。




刘敞《题永叔白兔同贡甫作》:“由来文采绝世必见羁,岂能随众碌碌自放原野为。”以兔喻人,感觉同时开了夸赞和嘲讽——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兔子。




梅尧臣《永叔白兔》:“月中辛勤莫捣药,桂旁杵臼今应闲。我欲拔毛为白笔,研朱写诗破公颜。”拔毛,小梅太不像话了。




欧阳修和小梅是好基友,后来对小梅说,诸君所作,都有嫦娥月宫之类的俗典故,希望小梅能别出新意,重作一篇。于是梅尧臣又写了一篇《重赋白兔》,把兔子视为毛颖后身,把欧阳修视为韩愈后身,找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你了——“笔秃愿脱冠以从,赤身谢德归蒿蓬。”




最后还是拔毛,还拔秃了,捶地。




王安石《信都公家白兔》:“奇毛难藏果亦得,千里今以穷归君。空衢险幽不可返,食君庭除嗟亦窘。令予得为此兔谋,丰草长林且游衍。”王荆公也很正经,而且老实不客气地说,兔子是走投无路才落到你手里的,山林回不去,好好一个兔在你这小院子里混口吃的也是醉。我来替兔子谋算一下,找个有丰草长林的地方,逃了吧。




荆公威武,一语成谶。








大概过了一年多,嘉祐二年(1057)正月,欧阳修、韩绛、王珪、范镇、梅挚知礼部贡举,梅尧臣担任小试官。当时的规章制度,考官们接到任命就要移居贡院,与外界隔绝,类似于如今高考命题式的全封闭,名为“锁院”。六个人被锁了五十多天,唱和了一大批诗。当时欧阳修养了一只白兔,梅挚养了一对白鹤,估计俩人也相互开过玩笑。




结果锁院出来,白鹤飞了,兔子跑了。




欧阳修后来写了《思白兔杂言戏答公仪忆鹤之作》:







君家白鹤白雪毛,我家白兔白玉毫。谁将赠两翁,谓此二物皎洁胜琼瑶。

……                


京师少年殊好尚,意气横出争雄豪。清樽美酒不辄饮,千金争买红颜韶。




莫令少年闻我语,笑我乖僻遭讥嘲。或被偷开两家笼,纵此二物令逍遥。




兔奔沧海却入明月窟,鹤飞玉山千仞直上青松巢。




索然两衰翁,何以慰无憀。纤腰绿鬓既非老者事,玉山沧海一去何由招。







公仪是梅挚的字。




京城的年轻人都喜欢美人,就我们俩,一个爱兔一个爱鸟,可能是他们觉得老家伙太乖僻,偷摸把笼子打开,把兔子和白鹤都放跑了吧……好寂寞。




同被锁院的王珪写了首《和永叔思白兔戏答公仪忆鹤杂言》,很正经地记录了白兔和白鹤丢失的时间:







传宣忽出右银台,诏急许驰天厩马。却辞丹陛锁南宫,兔鹤欲携俱不暇。







王安石:呵。




(真不是你放走的?)




重要的PS: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犯错了!对不起大家!




并没有跑!!!




认真看了看王珪的诗:







传宣忽出右银台,诏急许驰天厩马。




却辞丹陛锁南宫,兔鹤欲携俱不暇。




是时雪后帘幕明,灯火冷落入清夜。




两翁相顾悦有思,便索粉笺挥笔写。







这样看来,欧阳修那首兔走鹤飞的诗应该是在锁院期间写的,他和梅挚几十天见不到家里的兔兔和仙鹤,两个人开始胡思乱想,宝贝们要是跑了怎么办……要是被人放跑了我们该怎么办?




好端端的你们开宠物大逃亡的脑洞干啥啊!




总之刚才读得写得太随便,居然犯了这么大的错误。




正文不改了,挂着引以为鉴吧……捂脸跪。








王安石:……好失望。










评论

热度(379)

  1. 圈地自萌小可爱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家好,我是永叔的兔兔💘(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