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君君君

心上人永远年轻

Friday- 《梦的解析》笔记3

Sophie Bai:

这周因为同时在看的三本书都进入了尾声而且还玩了两款游戏,就想一网打尽,在《梦的解析》上面所花时间并不多orz……所以现在笔记才更新,本来还多做了一点但是内容与之后的篇幅关联性更大,所以就放到下一次啦。


这次的笔记做下来我觉得老弗的观点越来越玄学了,因为主观性随着内容的发展而增加,口述的东西永远没有实证显得靠谱,但很尴尬的是梦也好记忆也好本身就不是实在的事物。当然作为一个日耳曼人,他的严谨程度我还是要相信的(毕竟他瞎说起来我就等于跟着他一起胡言乱语了),所以目前就少吐槽,尽可能把内容传递给大家就好了w。这就跟Norman在设计心理学里面举的例子一样——看电影的时候不看情节,抱着一种“和现实与cinematography做对比”的心态去看,是不会享受其中的。


在主页搜索“梦的解析”tag可以查看相关内容。




I.梦与精神疾病的关系




    1.Hohnbaum的报告:人的第一次歇斯底里往往源于一个糟糕而焦虑的梦。(Allison称这种情况为“夜间失智”)


    2.Tieesié举出丰富的案例来说明,一些病理特征(如臆想症、强迫症)来自梦。Guislain则认为睡眠是会不时被失智替代的。


    3.还有一些更左的说法:“疯子就是醒着做梦的人(by Kant)”;“发疯就是醒着做梦(by Krauss)”;“我们在做梦时的确能够经历身处疯人院该遭受的几乎所有情况(by Wundt)”


    5.Radestock的理论:被梦所折磨的人是在经历被否定的事实,本该拥有的东西或该满足的欲望的缺失或被拒是引起疯狂的原因之一,例如一个正在经历贫苦的人神志昏迷时会产生自己富甲天下的错觉。这种错觉的原因是人格分裂,好比我们被分成了两人,那个我们不熟悉的自己在“修正”我们平时的自我。






II.梦的翻译方法(一般分为两种)




    1.象征翻译法(symbolic dream-interpretation):这是一种开始很痛苦的方法,因为梦通常是无法理解且令人困惑的。一个著名的例子就是《圣经·旧约》约瑟夫将法老“七头肥美的母牛被尾随的七头瘦骨嶙峋的母牛吃掉”的梦翻译成埃及的七年饥荒。很多虚构作品中作者会倾向将梦境作为一种预言的象征,也可理解为作者以这种隐晦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情节安排,将梦境的特征与人们的现实经历联系起来。


   


   2、解码翻译法(decoding method):这个派别视梦为一个谜,里面的每个元素都有对号入座的、意义明确的象征(有点像之前提到的一种“器官梦境关联说”,认为梦与身体器官的运作有关,每个器官在梦中都有固定的意象)。不过这种学说仅是一种纯粹的、机制化的置换,分析梦境应该不单要考虑梦中意象,还有做梦的人。


    总之…这两种说法没有一个是被科学界采纳应用的,因为它们都没有普遍性,也没有靠谱的保证…也许我们应该像哲学家和精神病医生那样把梦当成席美拉一样敬而远之吧。不过我(弗洛伊德)仍坚持梦是有意义的,科学翻译梦的办法迟早也会产生。因为很多病人告诉我的想法使我发现梦是心理活动范畴的一部分,而心理活动可以追溯到记忆范畴,这说明梦从病理学角度来说,是可能被当成一种症状来治疗的。






III.梦的解析——案例




【弗洛伊德在这里详细分析了一个自己做过的、有代表性的梦,大概讲述的是他在一个很热闹的大厅里碰见了曾经的病人Irma,并把她叫到一边警告其不听他的诊断建议将会吃亏。Irma说自己感到喉咙和腹部疼痛、呼吸困难,并且她看起来苍白而浮肿。弗觉得自己也许忽视了一些器官上的问题,就带她到窗边检查,Irma有些不愿意但还是跟去了。弗发现她的喉管里附有一个很大的白块,并且有些很大的灰白色结痂出现在她鼻孔的螺旋状结构中(一般鼻孔的结构不会这样的)。弗很快叫来了M医生来检查,M先生面色苍白、刮净了胡子、有些跛脚,与平时看起来大不一样。


弗的朋友Otto也站在旁边,另一个朋友Leopold穿过Irma的胸衣在按压她的身体,发现她身体的左下部分有衰变的现象,并指出了左肩上有些感染的皮肤。M先生说这无疑是感染病,但无大碍,不久痢疾就会将毒物排除。


我们直截了当地查出病因,等Irma好些之后,Otto给她注射了一剂很多化学物质混合在一起的药物(名字就不列举了),黑体字打印的处方放在弗的旁边,看过后他觉得这次注射并不轻松,药剂是不是干净的还说不准呢…】




从之后的分析中可以总结出以下几点:


1.梦里出现的元素都和现实中见到过的场景或者发生过的事情有关,比如梦发生的地点、Otto给病人注射;


2.梦中的人物除了现实中的设定之外,还掺杂了一些其他真实存在的人的特点。原因有三:①外貌/身份相似;②名字一样/相似;③梦中人物的本身性格或特点是不受弗洛伊德主观认可的,所以被主观地替换成其他人,比如说Irma现实中是非常固执不会听弗的劝告的,所以弗给她加进了一个认识的女病人的设定——苍白、浮肿且比较羞涩;


3.梦中一些暗示也可以揭发做梦者的主观想法,弗是一个心理医生,他只对精神和心理方面的疾病负责。在梦中他先暗示自己“这也许是器官上的疾病”到发现真的是器官上的疾病,他对此的分析结果是自己想摆脱罪恶感,因为如果是器官的疾病他就不用负责,但若是误判了心理疾病就是完全相反的情况了——这也与他之前的一些不愉快从医经历有关;


4.一些莫名其妙的情节的解读:①M医生说白喉的毒素可以通过痢疾排出——白喉(diphtheria)和痢疾(dysentery)的发音有相似之处;②Irma鼻孔的奇怪结构,作者分析是和女性生殖器结构联系在了一起,想到这一层是因为做梦的那段时间一直反复听到”三甲胺“这个词和”三甲胺是在性交的时候会产生的一种物质“这个理论,顺便一提那串很长的注射名单中就有三甲胺。


5.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总结:梦是一种愿望的实现(wish-fullfillment)。比如说弗洛伊德很讨厌M医生平时的傲慢,所以在梦中将他变得无能;就连不听建议的Irma也变得顺从了。



评论

热度(2)

  1. 梦游君君君Sophie Bai 转载了此文字